2018的叶修&叶秋生贺(起名废)

  ooc预警,有点写崩了。临近中考时间紧任务重,匆匆忙忙赶了这篇,对不起我叶。

    嘉世的门卫室里,门卫之一鼾声如雷,另一个也是烦躁不堪:“他妈的这天热得可真是……”
  却见一个男子直冲着嘉世大门走来。那人一身休闲夏装,鼻梁上架着副墨镜,身姿是极挺拔的,浑身上下溢出一种精英气场来。
  门卫精神一振:“哎哎哎你谁啊你?非嘉世人员不得入内啊知道吗?!”来人伸手勾下墨镜,这门卫一看——好嘛这不是咱叶队嘛——登时就笑开了:“叶队好!哎哟您这身真帅,您这是过生日出去买衣服啊?”
  来人僵了一瞬,又点了点头:“嗯。”
  “哎,叶队您慢走!”
  另一个门卫也被吵醒了:“干嘛呢你,咋咋呼呼的。”
  “叶队啊,这不叶队过生日出去买衣服去了嘛。”
  “怎么可能,你别蒙我,我值班的时候就没见有人出去,何况叶队他们这时候该在训练呢!”
  “也、也是啊、好像是有点不像叶队,有点不对劲似的……那、那我放进去的是谁?”
    “你、你听没听过,黄昏是逢魔时刻?”
    “什、什么?”
  两人相顾无言,面面厮觑,一股子寒意悄悄顺着脊椎骨爬上心头。天边瑰丽的火烧云仿佛透着一种妖异的紫色。

  却说进来的那人啥也没干,随便找了棵树就开始低头噼里啪啦地摁手机:“哥你在吧?快点下来接我,我现在在你们嘉世楼下。”
  叶修此时也挺不爽的,他正和吴雪峰PK呢,突然就蹦出来这么个弹窗,愣了一下,刚关掉,吴雪峰就抓住空挡一套连击把残血的一叶之秋带走了。
  他气哼哼地点开,心想说这是哪个不务正业的不训练发QQ,定睛一看却满心卧槽:叶秋你来干嘛?!!
  他也顾不上什么胜负了,跟吴雪峰解释了声要去接人就匆匆跑下楼去。叶修很少这么匆忙过,众人纷纷问道:“副队,队长干嘛去了啊?”吴雪峰答到:“去接人了,不过我也不知道是谁。”
   叶修噔噔噔跑下楼去,先是小喘了几口,上来就问道:“你来干嘛?”叶秋也是一脸不忿,怎么,他不能来?给自己亲哥过生日不行吗?
   叶修这话一问出来他自己都感觉不对了——口气太冲了。你看人家千里迢迢来给你过生日,你上来就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是闹哪样?心里还是有点小愧疚的,叶修揽住叶秋的肩膀往上带:“走,哥带你上去。”叶秋皱了下眉却没有挣脱,尽管他的衣服被叶修这两下蹂躏得几乎不成样子。
   当叶修推开训练室大门的一刹那,几乎所有人都盯了过去。毕竟他们队长年纪虽小可大部分时间都是一脸懒散,说是少年老成也不为过,就没见过他如此急躁过,现在倒像个毛头小子去接女朋友似的。刚才有人还脱口而出一句不会是队长的女朋友吧,随后他获得了全体同胞的共同鄙视:怎么可能!那人也是说出口才发现这话有多不靠谱,默默伸手捂脸。

   “给各位介绍下,这是我双胞胎弟弟,叶秋。大家不要太惊讶啊。”
    训练室里的各位眼睁睁看着一个队长走进门,然后又一个队长走进门,正一脸懵逼呢,刚缓过神来,又因为这么一句话炸开了锅。
   “队长这是你弟?你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废话 ,不然这是谁?克隆人啊?”
   “队长你没蒙我们吧?这真的不是你哥?他比你还高还成熟!”“滚滚滚,这就是我弟,哥早出生几分钟那可是板上钉钉的!我脸嫩显年轻不行啊?”
    “……那身高呢?”“啧,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就当我年轻时营养不足发育不良好了,管那么多干嘛?”“队长你一脸哥当年怎怎怎样的样子干嘛……你现在也年轻啊……”
   “你弟弟为什么也叫叶秋啊队长?”这句话是被问到最多的。叶修假咳了两声,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到:
   “咳、那什么,你们也知道我当时离家出走嘛,也没身份证,就跑回家借了叶秋的身份证登记的,其实我真名叫叶修啦。当然,一时半会儿改口也不容易,也为了防止以后某人说漏嘴,大家叫队长就行,当然咯,叫叶哥我也不介意啊。至于我弟就随便啦,我也不知道叫什么,随便叫,别把我俩叫混了就行。”叶修满脸狐狸样的笑。

   叶秋咳了一声,伸手把叶修扒拉一边去,极为有礼地寒暄道:“大家好,我是叶修的弟弟叶秋,这几年叶修承蒙各位关照了。我已经订了饭店,不嫌弃的话还请各位赏光。”
   众人被这逼格极高的话震了一下,瞬间觉得自己弱爆了,你看我我看你地眼神互相推辞了一下,最后把他们最为成熟稳重的副队推了出去。
   吴雪峰也不自觉地被叶秋带到了精英模式:“您真是太见外了,我们一定会去的。”
   叶修笑着搡了两人一把:“你看看你俩,一个是我亲弟弟,一个是我亲副队,弄得像集团高层会谈似的,干嘛呢这是?放松点放松点啦。”
   他抬头看了看训练室里的表:“行了,到点了。训练结束,去吃饭吧,叶秋带路,咱们走着!”
    “走走走!”一行人穿戴好伪装行头,分乘几辆车,极隐蔽地到了饭店。一路上说说笑笑,大家和叶秋总算是不那么生疏了,不过总还是下意识地偷瞄一眼叶秋,再盯一眼叶修,然后默默感叹几声造物主的神奇,顺便心说原来队长的脸还是很有精英范儿的。
    叶秋在不熟的人面前还是比较镇定的,也知道被看在所难免,大大方方任大家偷摸打量。反倒是叶修这个平时一贯没脸没皮的被盯得浑身不对劲,险些放话说再看加训。

    大家也知道叶修一杯倒弱到爆,被副队三令五申严厉警告后也不敢灌他酒,于是就盯上了刚刚熟起来的叶秋。大家都想着叶秋混商界的,怎么可能不应酬,想必酒量不错,就以祝他们兄弟俩生日快乐为由灌了他两杯。灌酒的那大兄弟拿他未来的媳妇发誓,两杯,真就两杯,还是两杯啤的,叶秋就晕乎了。
    叶修多年没回家,也不知道他弟酒量差得跟他似的,一时无语:真不愧是双胞胎啊……酒量一样差……
    他叼着果汁的吸管揽过蒙圈的叶秋:“行了啊各位,闹闹就差不多了。都少喝点,季后赛了大家严谨一点,别影响明天训练。”吴雪峰也补了一句:“今年我们争取三连冠,注意状态,就不去唱歌了,回去早点休息,别太亢奋啊。”
    也是上帝保佑,叶秋醉的快醒的挺也快,总归是不用把他拖到车上去。那么个八块腹肌秒杀一众宅男的总裁大人可不是这群人能轻松抬上去的,这群人也就抬抬叶修这种白斩鸡差不多了。
     尽管叶秋还是有点反应迟钝,但那真叫一个听话,不哼哼唧唧,也不耍酒疯,让他抬脚就抬脚,叫叶修笑得不停:#我的熊孩子弟弟不可能这么听话#

     “正好我那屋里还空着一张床呢,雪峰哥搭把手,帮我看着点叶秋。”等两人一起收拾好安顿下来后,又过了二十多分钟。
    “雪峰哥你回去吧,我觉得叶秋也不会太闹腾,不妨事,你不用在这儿看着了。”
    “那行,我先走了,记得有事叫我啊。”
    “知—道—啦———”叶修拖长腔调懒洋洋地回道:“雪峰哥你快从副队变成保姆啦——”
     闻言,吴雪峰勾起唇角轻笑了两声,反手合上门转身走了。

     叶修收拾完了自己,关了灯爬到床上,只听得叶秋哼唧了几声,转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睁眼瞪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双眼对上了焦,总算是彻底清醒。
    叶修颇有兴致地调笑道:“可算醒啦,叶大总裁?”叶秋瞥了一眼,没理他。叶修也不困,又来劲了,翻过身蜷缩着面向叶秋方向侧躺着,开始兴致勃勃地骚扰叶秋。“哎,叶秋你说你又不是不清楚自己酒量几斤几两,怎么还喝醉了?”
     叶秋闻言也翻过身来,两人隔着一段小过道,大有秉烛夜谈促膝长谈,互相骚扰到天明的架势。
    “你不觉得我作为一个刚和他们认识的人,还是你弟,不接下那几杯酒,就像不给他们面子似的,特别不礼貌吗?”
    “就那帮宅男哪里会讲究这些啊?叶秋你就是太成熟了。”
     “我成熟?我觉得不是我成熟,而是你太不懂人情世故了,整天就抱着荣耀,你就宅死吧!我看就是你那个副队太惯着你了。”
    “可不是嘛,雪峰就是个保姆命,事儿妈,他甚至每天查寝你知道吗!每天啊!跟宿管似的!”
    “不说这个了,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啊……这个啊……我觉得我现在回去纯属找抽,咱爸那暴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下手贼黑,你哥我这小身板儿可经不起他收拾。再说咱爸咱妈现在都身体倍儿棒,小点也没咋的,就再缓缓,再缓几年吧。”
    “可是咱爸现在都默许你回家了,妈也明里暗里让我把你弄回来。我过来看你你以为爸妈不知道?”
    “哎呀反正我还得再呆几年,你哥我现在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啊,哪那么容易就回去的。等过年你给我探探口风,我看看回不回去。话说小点现在怎么样了?”
     “小点现在还好,就是有时候会跑到大门外等一会儿你。”叶秋半调笑到:“你说我辛辛苦苦养了它这么多年,它个小白眼狼怎么这么向着你啊?”
      他顿了顿,翻过身望着天花板又接着说:“哥你从小就比我厉害,成绩比我好,也比我懂事,大家都喜欢你。老师老是夸你,同学也爱跟你玩,连小点都亲近你……你当初为什么要走?留在叶家不好吗……”
     哪怕叶秋看起来清醒,那几杯酒还是影响了他的思维。他丧失了理智,那些从十五岁起就深埋在潜藏在心底的话,肆无忌惮地翻涌着叫嚣着。叶秋一着不慎没压制好,就全吐了出来。
     “叶修,哥,要不是你当年偷走我行李,离家出走的就是我,我就不用管这偌大一份家业,我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混在商界。我可以去如何我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你知道吗?我现在很累。你当年为什么要走,为什么把我自己留在叶家?!你带着我走,或者陪我留下来不行吗?!”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叫人听着就泛出一种疲惫来,不是那种身体上的,仿佛心里积压了很多很多,却又理不头绪。
    叶修静静地听着叶秋发泄,他仿佛听到了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叶秋以少年的声音质问他同样的话。他思考着。
    叶秋在第一句话脱口而出的一瞬就开始后悔了,只是他停不住。或许,他内心深处也渴望得到叶修的一个解释。
     两个人脸上的嬉笑湮灭成尘,房间里彻底静了下来,两道呼吸声交缠在一起,一道略显急促,另一道则是极致的舒缓。

    叶修一向是年轻张扬的,就算他看着懒散死宅,就算他几乎没有规规矩矩地站直过,他也透着一种挺拔,一种向上的气劲,一种利刃初成的辉煌耀眼。
   也许他会毫无形象地搭着别人的肩膀挂在别人身上,笑嘻嘻地开腔嘲讽调侃吐槽,可话里话外,一举一动都闪出如剑半出鞘的锋芒。他毋庸置疑地骄傲着,以斗神的名号响彻荣耀。
     然而这一刻的他,却不像那个斗神,那个一叶之秋的操纵者,那般年轻气盛泯然幻灭。像戴着面具一样,他面无表情。
    他在想,他是不是太疏于对叶秋的关注了,他开始组织语言。
   两人各自都想了很多。沉默仿佛直达时间尽头,两人几乎以为对方已经陷入沉睡。最终还是叶修打破了这份寂静。
    他极缓慢且极慎重地问:“叶秋,你有自己的目标或者梦想吗?别急着说,好好想想,想清楚再说。”

   我的梦想?目标?
   叶秋从自己的思绪里猛然惊醒,听到这个问题的第一刹那,答案是……没有答案。
    来不及思考叶修问题的用意,他陷入了一种惶惶然的状态。怎么会没有呢?怎么可能没有呢?公司是吗?不,那是责任,是……负担……那么,去周游各地呢?当年离家出走不是想要去看遍名山大川吗?那……大概只是少年时代的叛逆和对自由的向往吧……
    我的梦想……我真正想要做的……到底是什么呢?
    一时之间叶秋陷入了一种莫可名状的迷茫。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为人所羡慕所渴望,大多数人奋斗一生也很难达到他的高度,很多人的梦想他已经轻而易举地实现。得到的太容易的那些东西,绝不是他的梦想。
    叶修叹了口气,他这时候十足像极了一位成熟的,温和的兄长:“叶秋,你当年离家出走的时候,有计划过离家出走后想要做的事吗?我猜没有。你只是讨厌束缚吧。你没有自己真正的目标,你只是对公司日复一日的文件和应酬感到厌烦了。”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叶秋,好好想想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目标,只是浑浑噩噩地活着走着,总是会感到厌倦和迷茫的。”
    叶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叶修也不催他,静静地等着,等他思考出自己的结论。
    窗间漏下几缕微光,浮尘在光束里静静游走。
    “哥,我懂了。”
     沉默了许久,叶秋给出这样一个回答。
     叶修微微勾起了唇角:“晚安,叶秋,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晚安。”

    “叶秋,有空的话多出去走走,累了就给自己放假,别把自己逼太狠了。”
    “哥,别说了,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叶秋笑着回道。“走了啊,哥,有空的话回家看看吧,爸妈和小点都很想你。”
    “行啦,走吧走吧,别误了点。”叶修笑着赶他走。

     晨光追逐着叶秋的身形,落在地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抹影子,变了形,显得瘦瘦小小的,像是当年那个十五岁试图离家出走,叛逆又固执的少年。
  
   
   
   
   

评论
热度(1)
©白彦 | Powered by LOFTER